推荐给好友 上一篇 | 下一篇

袁飞荣:从“新版校园网红”看科研育人与师生共同发展

  冬至刚过,寒气袭人,腊梅绽放,满园飘香。
  
     最近,武生院师生都在热议两名学生的事迹。一名是“虫痴”赵宇晨,另一名是“美女学霸”范琴,他们都是我校生科院的大四学生,也是最近走红网络的新一代“网红”。不像其他“网红”毁誉参半,谈起这两位同学,为什么大家都啧啧称赞呢?为什么他们都出自生科院?
  
     这是值得每一名教育工作者思考的问题。根据本人的观察和思考,谈谈对这两个问题的看法。

  首先,为什么大家对我校两位“网红”都啧啧称赞?一方面他们红得自然,红得全面,他们的红没有用任何促熟剂,没有留下任何瑕疵。其产生过程是一名学生记者了解到他们的事迹后,通过媒体报道,得到了大家的认可、点赞、转发,从而让两位同学迅速走红网络。另一方面,他们身上都彰显了可贵的品质。赵宇晨的养虫事迹体现的是:“有理想,爱探索,迎难而上的精神”;范琴的艺术化笔记体现的是:“有追求,爱学习,力争完美的精神”,他们的共同点是:“工匠式的学习精神,个性化的发展和实践精神”。无论是赵宇晨,还是范琴,都向整个社会传播了正能量,像一缕清泉,让人耳目一新,给人很多启示。当今社会,商业化发展的同时,社会风气较浮躁,诚信缺失较严重,而诚信社会构建是需要代价的,那就是必须依靠“坚持不懈的付出,追求完美的执着”,诚信需要人立足喧嚣之中,心无旁骛的做事,需要让人回归本真。著名教育家陶行知先生说过:“千教万教教人求真,千学万学学做真人”。我校出现的这两名“网红”是我校个性化人才培养取得的代表成果,他们事迹中彰显的可贵品质和精神赢得了大众的普遍认可,体现了社会发展对教育的本质诉求,体现了高等学校办学不可违背的规律,那就是:因材施教,乐教乐学,将思想教育融合进专业教育当中去,两者相辅相成,共同促进,为个性化的人才培养服务。
  
  其次,为什么这两名“网红”都出自我校生科院?一方面武汉生物工程学院是一所有20多年办学历史,以生命科学为特色的综合性院校。学校多年来高度重视教育教学改革和个性化人才培养,不断加强师资队伍建设、专业建设和课程建设,以及科研实训平台建设。众所周知,生科院博士教师多,科研项目多,专业建设水平较高,科研基础条件较好。目前,该院已经形成了一支以楚天学者领军,博士为主体的科研和教学师资队伍,承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9项,拥有生物学湖北省重点学科,建设有一批省校级精品课程,拥有应用生物技术研究中心、湖北省病毒载体(基因治疗)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等科研和教学平台,与30多家企业联合建立了校外实习实训基地,初步建立了“产学研用融合,校地多方协同育人”的教师发展和人才培养机制,近年来,取得了一批科研成果,发表了多篇具有较高水平的SCI文章,专利申请量快速增长,仅2016年申报专利数达到23项。另一方面,生科院注重科研团队的组建,师生科研参与度较高,学术活动已制度化,每周都有学术报告,科研氛围浓厚。已经初步建立了“承担一个项目,组建一个师生科研团队,产出一组科研成果,培养一批高素质应用型人才”的科研与人才培养相互融合的机制。通过项目驱动,带动科研发展,推进教师专业水平提升。同时,教师通过项目加强对学生的个性化培养,鼓励学生根据自己的兴趣,踊跃参与各类科研项目,并在项目实施中学习、成长。赵宇晨和范琴都参与了多个科研项目,目前根据自己的兴趣进行了选题,正在做毕业论文。生科院已形成了科研、教学和育人的良性循环,促进了良好教风和学风的营造,为培养“虫痴”赵宇晨和“美女学霸”范琴提供了深厚而优质的土壤。
  
  以上是本人结合长期的观察,对上述两个问题思考的一点体会,以探索我校两位“网红”现象背后的一些内在规律,为我校深化科研和教育教学改革,培养高素质应用型人才提供参考。虽然不同院系、专业培养人才有各自的特点和要求,不能照搬一个模式,但其中仍有不少值得思考和借鉴的地方,比如科研驱动教师发展,项目带动学生个性化培养,科研必须要与学科建设、专业建设和课程建设相结合,最后的落脚点是为培养高素质的应用型人才服务,为我校建设全国高水平民办大学服务。
  
  祝愿两位“网红”同学能不忘初心,继续前行,在学校、院系的关心和支持下,在老师们的悉心培养下,扬帆远航,前程似锦。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   (注:本文作者为我校科技处处长、三农学院副院长  袁飞荣博士)


TAG: 校园网

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,未经允许,不得转载!>>去论坛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