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Navigation Links主页 > 详细内容 新闻查找:

武汉晚报今日头条:武汉“花痴”大学生校园种花400多品种

发布日期:2018-4-12 浏览次数:1535


担心花儿冻坏,正月初四乘车从黄石回学校照看

1523520225260a8e98a7923.jpg

15235202252002be95e0bf0.jpg
  
  武汉晚报12日讯(通讯员 任丽琼)武汉生物工程学院园林园艺学院大二学生张聪的“花粉QQ群”炸开了锅,心急的“花粉们”纷纷询问酢浆草种球什么时候售卖,他们对于张聪培育的新品种“心急难耐”了。
  张聪在该校是有名的“花痴”,上大学以来,他种植了400多个品种的植物,还通过人工授粉,获得大量的新品种,仅他收集、保存的不同酢浆草种球就达200余个品种。

  从“地下工作”到“园艺大学生”
  张聪家住湖北黄石市下陆区,小时候特别喜欢亲近大自然,观察一草一木的生长变化,时常去家附近小山坡上采集些好看的花花草草,种到自家院子里。读中学时,父母因为担心张聪养花影响学业,不赞成他摆弄花草,张聪只好改为“地下活动”,开始留存植物种球或种子。
  2016年9月,张聪考入心仪的武汉生物工程学院,就读园艺专业。“终于可以自由种植,聆听它们萌芽、开花、结果的声音了。”激动不已的他,为了在大学大干一场,他利用暑假去打零工,攒下4000元作为种植的启动资金,开学报到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堤角花鸟市场去采购。
  除了采购,张聪还会在课余时间到野外寻找有特点的植物,带回去种植、观察,“刚开始还没有出门带工具的习惯,就用手刨,瓦片挖。后来我干脆每次都揣上花铲、自封口袋、标签等。朋友们总笑话我‘叮叮当当’地出门。”
  一盆又一盆。很快,张聪的宿舍阳台上就摆满高高低低、大大小小的花草,以酢浆草居多。张聪介绍,酢浆草是一种比较小众的小型盆栽花卉品种,虽说受众不广,但是很多爱花之人都对它情有独钟。不仅占地面积小,而且花样品种繁多,“适合我在宿舍种植。”在该校学子南学生宿舍,这个每日把盆盆盏盏搬进搬出的年轻人,成为一道靓丽风景线。“他像是在和花花草草谈恋爱,细致周到、体贴入微。”张聪的室友杨洁这样形容。
  在张聪带动下,室友们也加入其中,宿舍的阳台渐渐不够用了。正在他犯愁之际,该校园林园艺学院党总支书记、常务副院长刘中兵找来了,表示要把该院教学楼东面的屋顶提供给他使用,“条件是要学以致用,好好规划,打造成屋顶花园。”
  刘中兵关注这位“特别学生”很久了,“园林园艺重在实践,学生有需求,学院就应该创造条件为他们提供平台。”张聪和室友们小心翼翼把宿舍里的花草都搬到屋顶,屋顶花园的植物品种也越来越多,草本植物、木本植物、多肉植物……花卉的数量也从几十盆到上百盆。

  从“一千种”到“上不封顶”
  2017年6月,张聪种的酢浆草迎来丰收,他将多余的种球通过淘宝售卖出去,赚了将近8000元,用来实现自己的屋顶花园梦想。“我以前曾经订过目标,大学期间种一千种花,后来打消了。用数字去衡量梦想是有边界的,我要尝试更多的品种,听不同花开的声音。”张聪说。
  前不久,该校三农学院引进一批广西滑皮金柑,其中一部分准备做成柑橘盆栽,作为《果树学实践》的教学材料,需要几个同学来帮忙移栽。张聪得知后,迅速跑来帮忙,配土、修剪、根系刷泥浆、盆栽、转移至温室、浇水……熟练地完成整套流程,一上午时间,他就和另外一名高年级同学完成25株盆栽。
  这时,张聪看到还剩两株果苗,他不好意思问老师,“能不能把这两株果苗送给我,我想栽到我的屋顶花园去。”老师答应了他。拿着果苗,满头大汗的张聪洋溢着兴奋。
  “屋顶种植最大的缺点是高温,因此我在选择种的植物时都巧妙避开暑假。”张聪介绍起“种植经”就停不下来,“我屋顶花园最多的就是酢浆草,大多在9月初种植,分为早花和晚花,早花植物在10-12月开花,晚花植物在2-5月开花。”
  想要延长酢浆草的盛花期,必须及时清理残花,上百盆花清理起来,是个“体力活”,但张聪乐此不彼。他在网络日志中写道“晨起、晨练、晨浇,美好的一天开始了”、“葡萄风信子的花每一天都有变化和惊喜”、“高山红色草莓已经挂满果了,希望更快一点,我有些等不急了”、“角堇这盆有两个品种,花儿撞色,有少女心的感觉”……
  每逢寒假是张聪最难熬的日子,屋顶上的植物越冬成为他最关心的事情。在家的张聪,时刻惦记着那些花草,坐卧不安,“今年寒假期间,我委托一位考研的学长帮忙照看,他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发照片给我,可根部腐烂等问题是从照片上看不出来的。”
  大年初四,“放心不下”的张聪专门坐长途汽车回到学校看望花草,“年三十、正月初一、初二这几天是不好向长辈们‘请假’的,好不容易熬到正月初四,我就赶紧找了个借口回学校看看。”张聪亲眼看到花草“安然无恙”,才放心乘车回家。

  从“种花人”到“园林人”
  “除了上课、吃饭、兼职外,在屋顶花园总能找到张聪。”室友杨洁经常过来“练手”,“这里是我们实践的好地方,张聪懂得多,也特别愿意教,他是我们的‘师傅’。”
  大学一年半,张聪坚持撰写网络种植日志两百余篇,拍摄花卉图片千余张。同学和网友们亲昵送他“花痴”外号,在网友要求下,张聪又开设交流QQ群,吸引数百名“花粉”进群。
  张聪爱钻、爱问在院里是出了名的。因为花的缘分,他与该院不少教师成为“花友”,经常会就一些种植和养护问题向老师们讨教,老师们也会时常来到张聪的屋顶花园同他探讨,给他指导和建议。“兴趣是最好的老师。”在该院教师何华眼里,张聪的好学和痴迷“令人感动和敬佩”。
  大学里,张聪结合所学专业知识,通过人工授粉,培育大量的新品种,仅他收集的不同酢浆草种球就达200余个品种。“人工授粉一般在差异较大的品种间进行,收获种球后,要到第二年播种才能观察出它的哪些基因显性表达。”
  张聪特别期待这个过程,他说:“每一个生命都不一样,每一次花开都会被感动,从孕育到花开,再到结果,必须经历完整的过程,才能明白一棵植物生命的真谛,这就是种花的乐趣。”
  武汉生物工程学院教师张凤姣从事《植物学》和《园林树木学》教学工作多年,在她的课堂上,敢于站起来提建议的学生,张聪是第一个。
  “现代农业不少通过化学手段、激素刺激达到增产和延长花期等作用,张聪对此非常反对,他建议我多教授一些环保绿色的养护和增产增收的方法。”张凤姣采纳了张聪的建议,在教学中增加“环保绿色的养护和增产增收”等内容。“每一个园林人为环保做一点贡献,积少成多就能汇成江河。”说起学生张聪,张凤姣充满自豪。

  点击详细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