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Navigation Links主页 > 详细内容 新闻查找:

送华颖

发布日期:2019-4-29 浏览次数:1809


湖北省十佳思政课教师 马克思主义学院 张秋菊 副教授

  华颖走了。

  华颖原本这周五要进手术室做肝脾切除手术,周五早上六点一过,我先给华颖的班长发消息:“华颖手术了吗?”,没有回复。我又给她的辅导员邓老师发消息,依然没有回复。他们俩是一直陪伴在医院的。半小时等待之后,我收到了他们俩的回答:“病逝了”、“已病故了”……

  4月24日,学校决定由李毅副校长带队,我们一起到医院为华颖举行她一个人的毕业典礼,满足她手术前的心愿,让她亲手接受自己的毕业证和学位证。但是,因为她病情严重,为减小感染的风险,谨遵医嘱,我们一行人没有进入病房。

  所以,我,最终也没有见到华颖。

  有一个男孩子,一直在向来打听的人介绍华颖的情况,他看见我,说,老师,我上过您的选修课,我是您的学生。我心里莫名地就揪一下,赶紧问:“那华颖是不是也是上过我课的学生?”如果是,我就一定要在我的记忆里努力搜寻关于的她的痕迹,她长什么样子,有没有在课堂上回答过问题……所有我们可能的交集,好让我离这个病房里的孩子近一些。“不,她没有上过您的课。”他说,“我是她的同学,班长”。这位班长同学刚刚毕业,刚刚找到工作,刚刚辞职,在得知华颖病情后,就到医院里全程陪护,并在班级群发布消息,全班同学自发为她捐款。

  我找班长同学要了一些华颖的照片。一张是在学校樱花前人花相映的侧脸特写,人比花更亮眼;一张是身穿学士服趴在草地上捧着脸微笑的毕业照,一群女孩子中最右边,她离镜头最近,笑得最纯。我瞬间眼眶湿润。因为只看一眼,就能让人明白什么叫青春清纯健康活力,如果我有一个这样的女儿,我会多么骄傲!这些照片拍在住院前不久,无法想象她就是重症监护室里的她,这样年轻美好的生命现在悬于一线。

  华颖的妈妈,双目已然被眼泪冲刷尽了光彩,忧虑无神。华颖的爸爸多一丝坚强,表情肃然,把痛深藏于双眸后的深渊里。当记者问及华颖周五的手术时,华颖爸爸说:“华颖已经立下遗嘱,如果手术失败……她将捐献眼角膜……”话梗在喉咙里,眼泪终于挣脱,从深渊里涌出,泣不成声。为人父母者,眼睁睁看着儿女被病魔折磨,恨不身替,已是痛苦至极,更不能亲口说出儿女的身后安排,因为这样的话是要把最后一线的希望也生生剥夺,绝望至极。

  4月9日,我在朋友圈转发了为华颖发起的水滴筹,在亲朋中呼吁捐款,虽然也尽绵薄之力,但那时候我觉得这个生命离我没有那么迫近。现在站在重症监护室外,感受到一个生命的危机离我如此之近,眼泪、病痛、焦急迫在眼前。目前捐款已经40多万,也许只够华颖一个月的治疗费用。水滴筹已经关闭了,我计划着,如果学校公布了合法的捐助渠道,我会再捐,也会在我的朋友圈里连续发起劝募,继续为她筹款。临走的时候,我落在最后,趁没人注意的时候,把身上带着的几百块钱塞给了华颖爸爸。我知道这样私人的几百块钱,会让他难堪,但是我不知道我还能怎么表达我的安慰,我觉得说什么都很无力。华颖爸爸连声道谢说:不不,我们不接受老师私人捐款。我说,我现在不是代表老师,我代表一个母亲。几百块钱在这对父母的巨大忧虑和悲痛面前什么也不是,我什么也做不了。

  出了医院,又偶遇华颖爸爸,和他并排走着,他泪痕犹在。我以己度人,我想他现在最想听到的话,应该是有人和他一起回忆他的女儿。我对他说,我刚才和华颖的班长了解了些情况,华颖真是可爱,很有主见也很有毅力,在她的成长过程中,你们一定给了她充分的爱,所以她才这么可爱……华颖爸爸果然驻足和我说起来,说他把华颖从小到大看得有多重,华颖有多优秀多乖。如果万一……我想他最希望的是自己的孩子曾经生得多么绚烂,而他也尽到了一切的努力给他爱,彼此都没有遗憾。

  周五的早上,我接到噩耗后,走在去往教室的路上,阳光仍是照着,梧桐的飞絮依旧恼人,却想起再也没有那个叫作华颖的女孩子了。到了教室,我把华颖的照片打在投影上,教室里顿时安静。我说,今天我要给你们讲一个关于生命的故事……我把我所知道的关于华颖和华颖父母的那一点点故事,告诉他们——正在这里呼吸着、快乐着、烦恼着、困扰着、茫然着,也哀伤着的学生。让华颖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痕迹再多一点,让听故事的人能从中激起一点对生命的珍爱、责任与价值的思考,或者慨叹!

  今天是周六,华颖走后的第二天,中午我在校门口遇到了华颖的班长。我问他,华颖的父母还好吗?他说,他和同学们送叔叔阿姨回的老家,他们正在努力接受现实。又问,你以后会去哪里?他说,他会去新疆。还说,因为华颖对他的影响太大,为了她,他一定要去新疆。他急着赶路,有同伴在旁等待,我虽然对他的话不理解,但是也不好再追问。不管怎样,我可以确定,他给了华颖很深的爱,无须判明是哪种爱,就是爱!

  一木一石都很孤独,
  没有一棵树看到别棵树,
  棵棵都很孤独。
  当我生活开朗之时,
  我在世上有很多友人;
  如今,由于大雾弥漫,
  再也看不到任何人。
  ……
  人生就是孑然孤独的样子。独处。
  ……

  这是德国作家赫尔曼.黑塞的诗《雾中》。他说,人生而孤独,无法摆脱,尤其是当人身处逆境、绝境之中时。人最大的逆境与绝境,就是求生不得与求死不能。一个鲜艳灵动的生命突遭厄运,求生而几不可得,应该就是最孤独的时刻。孤独是生命的雾,生命本身不能驱散生命的浓雾,唯有爱的阳光能够驱散。爱之光,可以来自神,于是,有人因为孤独而皈依宗教;也可以来自人,于是,有人因为孤独而抱团取暖。树与树虽然隔离,但在土壤的深处,根与根依然可以相连且相怜。我不是你,但是我可以爱你,可以爱你所爱,痛你所痛,不是因为我伟大,只是因为人性的根脉是相通的。

  如果没有爱的陪伴和护佑,躺在病床上,忍者病痛,数着分秒,回忆着岁月,遗憾着未了,一个人独身走向那未知的远方,心里该有多恐惧!因此,在那浓雾弥漫的时刻,华颖世界里的每一个人——父母、同学、朋友、老师都用爱陪伴她。惟愿她来过,爱过,最后收获了很多爱,走了,在花前回头,朝我们微笑。